准备弃号了!
大家有缘再见!

reality

涉英属于hekk,ooc属于我,私设涉英第一次见面有

本人主职画手,本文属于某篇未来考完试会画的小短篇的文字陈述版,大约五六月放出漫画

本文极度无聊,荒谬,文笔属于二十八流开外

以上

祝您阅读愉快

英智睁眼时发现自己在海边,病床在沙滩上,amazing.

大海,确实空无一物的海。

他想他是病入膏肓才会看到这荒诞无奇的景象,荒诞,对!荒诞,那个人的名字呼之欲出。

日日树涉!

英智目前为止18年来的人生中为数不多处在常识之外的东西——人不太适合形容他,他过于超人了。

涉的登场意外的正常,他只是从沙滩的远处慢慢走来,与他平时浮夸,让人惊奇的登场完全不同。

这是梦吧,英智想。

涉坐在床边,牵起英智的手,致以最诚挚的一吻:

“我们去■■■■吧!皇帝陛下。”涉提议了,他将英智拉起,画面如王子拉起刚刚苏醒的睡美人。

“去哪?”

“■■■■啊?”

英智没有听清,那个词组似乎被神吃入腹中,在脑内被后期消音了。但他还是去了。

此时涉跑的飞快,拉着英智深入小岛,英智不由得想起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男女主为了躲避女巫的追兵,快步走向天空,似乎他们下一秒也会走向那天河。

目的地不在此,谁知道呢?英智不知道,涉会知道吗?

目前为止,十分钟,英智确认了这是一场梦,他从未长时间的奔跑而不喘气,他也从未如此的脚步轻盈。

涉没有回头。

十五分钟,他在梦中见到了如此光怪陆离的场景,粉色的森林和金黄色草地里那红色的甲壳虫,漆黑雪地中的白色矮人夫妻,属于石怪的橘色河流。

涉从未回头。

英智无端的开始恐惧,他大叫着“涉!日日树涉!你要去哪?”

涉没有反应,仍旧向着前方跑去。

“挣开他,放他走。”似乎是神。

他会逃跑吧。

“是啊,他是人,会哭会笑,也同样会逃避。”

那我不!

“听我的!”

英智突然想起第一次“见”到涉,他还是中学生,剧场里上着改编剧《奥斯卡瓦奥短暂而奇妙的一生》美少年ver·(虽然仔细想想只是个噱头吧,奥斯卡如果是美少年也不会渴望女性到那种地步)。涉扮演少年和青年时期的主角奥斯卡,中场刚好演到奥斯卡倒在9号公路上,话外音还是奥斯卡写给他家人以及为数不多的好友的“遗书”,演技逼真,英智坐在第一排,那种空洞,使他害怕,比死亡还要让人恐惧。

他们还在跑。

英智停下来了,他不想再跑了,他坐到地上,一只红色的甲壳虫爬上他的手背。他看着涉。

涉回头了,这荒诞离奇的20分钟里的第一次。他不解的看着英智:

“怎么了,我的皇帝陛下。”

“我累了,你到底要去哪?”

“■■■■啊,您不知道吗?”

“我不知道!我甚至听不见!这二十分钟里没有一件事物可以表明我们的方向!”英智向着涉大喊,声音里的恐惧和惊慌。

涉瞪大了眼睛,他走到英智旁,抱住了他,抚摸亲吻着他的皇帝。看着他的蓝眼睛,眼里包含着他最温柔的爱意,英智终于听清楚了:

“去现实啊。”

英智醒了,与涉交换了一个早安吻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黏线树枝 | Powered by LOFTER